恶妇小说网将于第一时间更新笔趣阁女仆物语无删全文阅读
恶妇小说网
恶妇小说网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历史小说 短篇文学 乡村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小说排行榜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军事小说 同人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校园小说 竞技小说
好看的小说 海棠闹舂 红瞳天使 长腿叔叔 不死滛仙 征服传说 借种传奇 深秋夜雨 梅雨情结 催眠传记 精灵异境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恶妇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女仆物语  作者:不详 书号:47950  时间:2019/3/7  字数:7334 
上一章   第十一章 想传达的    下一章 ( → )
虽然马上骑车追了出来,但脚踏车根本是没办法追上汽车的呀。

  在山路上急奔的龙昌,后悔地想着。现在只有先骑到镇上,找警察帮忙了。

  “宇都宫先生!”从后面追来的瞳叫着。

  “什么!”

  “那边!那边呀!”顺着她竹竿所指的方向,在与龙昌他们走的路平行,中间夹着河对岸的路上,有两辆黑色高级车行驶着。

  “是那个?”

  “没错!的确是他们的车!”的确,那条道路是通往对面山上别墅唯一的路。龙昌一想,找着要去对面的路。

  “不行,已经到了镇上,如果不折回去的话,是没办法过桥的。”至少,已经知道要去的方向了。到镇上找警察一起去的话,就算是玄道也没办法了吧?龙昌这样认为,但,这个想法太天真了。

  ***

  盾无的车到了被大树围绕的别墅。梓和盾无一起,进了屋内。早苗和树,则被御旗和男人们关在车库中。

  “稍微忍耐一点,顺利的话今天就能回去了。”御旗说。

  早苗咬着牙吼着∶“你们要对阿梓怎样?”御旗笑着摇摇头。

  “我想,父女重逢该是很圆的吧?”

  “这有什么圆的?笨蛋!”御旗细谜着眼,有趣地望着瞪着眼的早苗。

  “真嚣张呀,外面有人看守着你们,肚子饿的话就说一声吧。”御旗转身走了出去,关上了车库的门。

  虽说是车库,但是空间大得足够停下三辆车,而现在并没有停车,天花板也很高。

  角落里有许多种工具、木箱等,杂乱地堆积着。还有照明和冷气,真是奢侈的设备。

  “啊啊,真糟糕。”树叫着,拿了一个纸箱,拆开了铺在地上。

  早苗和树一起坐在硬纸皮上。

  “喂,阿梓到底是什么身分?”

  “是那个有钱人小早川的养女,阿梓偷偷离家出走,但她继父到美馆来的时候,才知道的…”

  “喔…”树深深地点了几下头。

  “真是大挑战耶,阿龙要加油喔。”树出佩服和惊讶的表情。

  早苗偷看着她,久久才开口∶“请问,阿树小姐。”

  “什么?”早苗抱着膝,下巴撑在膝盖上,斜着眼望着树。

  “宇都宫先生你们以前是男女朋友?”

  “对呀。”树回答,旱苗看到她眼中带着一丝霾。

  “你现在还喜欢他吗?”早苗直接了当的问。树凝视着地板上的某一点。

  “要说喜欢还是讨厌,很难说…”她这样回答着。

  树对早苗困惑地笑笑,继续说∶“我也恨过阿龙,实际上,分手的时候,我真的认为∶他是个不知道变通的笨蛋…”然后,目光又落在地板上。

  “可是,我还是忘不了他。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我还是很想他…”早苗抬起脸望着树。现在,树一定是在想龙昌的事。非常生动的表情,有时还浮现出想挥去这一切的忧郁。

  这时,早苗觉得她的神情非常美丽。

  (我在想着宇都宫先生时,神情也会这美丽吗?)早苗想着,没有一点自信。

  树说∶“所以,可能还是喜欢他吧。”她对早苗笑了笑。

  “所以,看到阿龙和早苗你们的感情那好,我有点不高兴。那时才会做那过份的事,对不起呀。”

  “不,我…”对树的道歉,早苗惶恐地摇摇头。

  两人沈默了一会儿。

  “阿树小姐?”

  “咦?”早苗再度开口,小声地说∶“我觉得宇都宫先生,一定还喜欢阿树小姐,所以…”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压抑自己的心情,无法再继续说下去。

  大概发现早苗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树温柔地抱着早苗的头。

  “谢谢你。”早苗听到她温柔的语气,感到了树的体温,心想∶(我应该要放弃宇都宫先生了吧!)树对龙昌的感情更深,而且还了解早苗所不知道的龙昌,不只是体,精神方面也是。

  (这就是失恋吗?)是否就是这样,她也不太了解。她也想成为爱上一个男人时,想他的时候会很美丽的那种女人。

  这样的想法,让早苗的悲哀渐渐转淡了。

  ***

  梓和玄道。在别墅的房间,两人面对面着。

  在玄道的愤怒的眼前的梓,以一种和以前完全不同,强硬的态度望着他。

  “父亲,请你让我回美馆,和早苗,水岛小姐一起。”梓面无表情地说着,玄道身体颤抖着。

  “你还不明白吗?你不是在那种地方工作的人,你应该要回来,做小早川玄道的女儿!”

  “只是女儿吗?”梓仍是强硬的口气。

  玄道瞬间垂下了视线,按了按太阳,再度激动起来。

  “你恨我也没关系!但是,回到这个家吧。这样就让那两个女孩,平安地回美馆,我也会继续的援助。”梓默默向玄道踏出了一步。她仍是强烈的眼光,但其中带着悲伤。

  “我恨父亲!您为什么那想?你是在后悔对我所做过的事吗?”玄道的脸上渗出了汗,一副天人战的样子。

  梓的话让玄道心情激动。他一想到曾对与亡极为相像的梓所做的事,心痛和悔恨便涌了起来。痛苦地按着部的玄道,表情立刻变成一个虚弱的老人。

  “阿梓、我我…”他以请求的眼神看着梓。

  “回来吧,阿梓。你要我道歉的话,我低头也行。不要抛弃我,能继承我一切的只有你。我不会再做那种事了。”

  “不是的。”梓打断了玄道的话,她的表情变得和缓。她看着玄道,眼神瞬间出了安心和喜悦。

  “…”玄道不明白的是,梓浮起了爱怜的微笑。

  “我并没有恨,义父。那天晚上,我是依自己的心意,情愿接受义父的。”

  “阿梓?”在惊讶得呆住的玄道面前,梓打开了口的衣服。

  “义父说我很像母亲时,我很高兴。我的模样和表情,在您的眼中和母亲一样,我感到很喜悦。你不是把我当成女儿,而是一个女人…”在全的梓面前,玄道激动地下了眼泪。

  “阿梓你真的很像你母亲,脸孔、声音、身体,对我而言那是个无法取代的女人…”

  “好高兴…”梓用白皙的双臂抱住了玄道的身体。

  “阿梓,原谅我,我…”玄道将脸埋在梓摇晃的巨间。

  “原谅我原谅我…”他说着推倒了梓,在她的身上。

  “义父…”梓的脸上浮起了喜悦。

  ***

  另一方,龙昌他们到了镇上的警察局,得到令人惊愕的消息。玄道已经事先将这次的事报告了警方。

  “虽然明白你们的立场,但他们是父女关系,似乎不构成绑架…”这是警方的回答。

  保守的乡下警察,对小早川集团的权势,也没办法正面反抗吗?实际上,梓和玄道的关系是养父女,也是不能行动的原因。

  “这是属于民事的范围,可以的话,请由当事者之间自行来协调吧…”警方这样样回答。

  龙昌打电话回美馆,和爱莉丝取得了连络,确定了那个别墅,是属于和小早川集团有关系的某不动产业者。

  现在只有直接闯进去了。龙昌骑着脚踏车,向着前往别墅的道路。

  “可恶,看不起女仆训练师吗?”他口骂了出来。

  “阿梓,早苗,等等我!”瞳跟在后面,两台脚踏车过了桥,在山路上急驶着。

  去和警察打交道,只是徒然浪费了时间。

  ***

  “喂,一直关在这种地方,对美容很不好耶!”车库中,树站了起来,开始在工具堆中找着。从窗外的光线感觉,已经快要黄昏了。

  郁卒的早苗,也擦了擦眼睛站了起来。

  “你要做什么!”

  “有个窗户吧?那边的窗户,把它打破就能逃走呀。”

  “可是,看守的人会听到声音的。”

  “所以要下工夫呀。下、工、夫啊啊,有了!”树从工具堆中找到了胶带,走到窗边,将胶带贴在玻璃窗上。

  “这样贴在窗户上面…”树几乎把整张玻璃都贴好了,从车库一角拉过铁炼,将铁炼绕在手上后,还垂下约五十公分的长度。

  “这是我十几岁学会玩的游戏,叫铁鞭一击喔!”她开始转着铁炼,叫早苗退到旁边后,将铁炼对准了窗户用力抛去。

  咻!响起低沈的声音,贴着胶带的玻璃凹陷了下去。

  树和早苗站立着,仔细地聆听。外面似乎没有动静,也就是说看守的人没有发现。

  “太好了…”树仔细地检查的窗户,再次挥动铁炼。

  咚!又竖起耳朵,看来似乎没有问题,便隔着胶带,将破碎的坡璃移开。

  小心碎片,窗缘也用胶带贴着保护,留下一个人可以通过的空间。

  “走吧,早苗,小声一点喔。”右手还绕着铁炼的树,小心的溜到了外面。是树林的那侧,远离着宅邸,似乎已经顺利地逃出来了。

  一边帮助着早苗,树窥视周围。

  “到那里。”低低的声音响着。

  浅红色的夕阳,杂乱的树影映在林中。一个男人从中现身出来。

  “没想到你们能逃到这里,应该再多派一个人看守呀。”掺着白发的秃头男人,是御旗。树将早苗护在身后,面对着御旗。

  “你早就猜到?所以在这里等,想嘲笑我们?真过分。”御旗慢慢摇头,笑着说∶“不,我也太大意了。原想在那里方便的,但怕在女人面前会失礼。所以我待地跑到树丛里小便,却偶然看到你们从窗户逃了出来。”树把手上的铁炼稍微松了,垂了下来。

  御旗瞥到她的动作,笑不绝口地说∶“放弃逃跑的话,就不会对你们不客气。

  把你们关在那肮脏的车库里,我向你们道歉。请你们到宅邸的房间,好好地用餐,怎样?”他双手垂下,似乎没有要动的样子。但,却出了如果抵抗,就算是女孩子,也会狠狠地对付,冷酷凶恶的眼光。

  树感到没办法对抗他,对正躲在自己的背后发抖的早苗,安慰说∶“这样的话,我们就听他的话,好好地享用美食罗。”御旗点点头。

  “能这样就太好了。不管是牛排还是什么 。喜欢的东西都可以叫。反正是玄道先生请客。”早苗从树的身后探出脸,瞪着御旗说∶“还要附带好吃的甜点!”

  “不用担心,小妹妹。就好好替你准备儿童餐吧。”

  “哼!”早苗对他吐了吐舌头,立刻躲到树的背后。

  这时,看守的男人才发现状况有异,跑到了这里。是被树踢过的那个男人。

  “御旗先生?啊!这个女人!”

  “第二次犯错了,笨蛋!”他想扑向树时,被御旗阻止了。

  “叫盾无准备一个房间,给这两个女人。”

  “是,是的。”男人走开了,御旗也紧跟着树两人,慢慢走着。

  三人进入宅邸前广阔庭院时,似乎从门口传来了声音。听到敲打的撞击声,和男人的哀叫声。接着,庭园的小径上,脚踏车快速地冲了进来。

  骑在上面的是龙昌。他看到树和早苗时,便紧急煞了车。

  “阿树!”

  “阿龙!”龙昌看到树打破窗户逃出时,脏了衣服,和手上的铁练的狼狈模样。

  龙昌气得头发竖了起来。

  “这家伙!对阿树做了什么!”他叫着。举起脚踏车,掷向御旗。

  御旗也吓了一跳,立刻闪避开来。龙昌对他冲了过去,击以猛烈的右钩拳。

  “哼!”御旗不屑地,用手肘挡住攻击后,又迅速向龙昌踝部踢去,龙昌身体站立不稳,腹部又遭到猛烈攻击。内脏受到强烈的冲击,龙昌皱着脸。

  按着腹部跪了下来。

  “外行人的打法呀!”御旗正想踢他,但他的腿却改变方向地横伸过去。

  “!”他的鞋底响起,铁炼碰触的尖锐声响。树迅速把被踢掉的铁炼拿在手中。

  “离阿龙远一点!”御旗停下了脚。他望着呻的龙昌,和跑过去的树,无奈地摇摇头。

  “你是美馆的主人吗?虽听说你很大胆,但敢闯到这里来,真的太有胆量了呢。”他边说边看着树。

  “你对他说清楚吧,我可没碰过你一喔!”庭院又冲进了一辆脚踏车。瞳拿着竹竿,骑在车上。

  “早苗!宇都宫先生!你们还好吧!<女仆物语> wWW.eFuXs.cOm
上一章   女仆物语   下一章 ( → )
双姝记冤狐情史邪灵舂梦禁断之谋三十岁的情史地狱洗衣店女体赛车犬道之女友琴一本江湖破晓圣歌
恶妇小说网将于第一时间更新不详的小说《女仆物语》第十一章想传达的免费阅读,提供笔趣阁女仆物语无删全文阅读,女仆物语笔趣阁TXT全集免费下载,恶妇小说网是女仆物语免费阅读首选之站,女仆物语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女仆物语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