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妇小说网将于第一时间更新笔趣阁官戒无删全文阅读
恶妇小说网
恶妇小说网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历史小说 短篇文学 乡村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小说排行榜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军事小说 同人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校园小说 竞技小说
好看的小说 海棠闹舂 红瞳天使 长腿叔叔 不死滛仙 征服传说 借种传奇 深秋夜雨 梅雨情结 催眠传记 精灵异境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恶妇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官戒  作者:唐大伟 书号:44386  时间:2017/11/24  字数:20670 
上一章   第七章 出山    下一章 ( 没有了 )
程波关于刘大利的一番话得李鸿举心里惴惴不安。他倒不是怕刘大利有多么黑,他担心的是刘大利一旦染指隆光寺重建工程,会不会把与工程有关的人和事全都搞黑?在隆光寺的重建问题上,周仕明的耽于迷信与赵德海的借机上位,以及王万友的小丑行径,已经使整个事情的底污浊不清,如果再加上刘大利的一笔,不黑才怪!看来想避开刘大利是不大可能了,关键是如何把住工程招标和施工质量监督管理这两个关口。林云…不,觉慧说她曾经多次参与过寺庙的建筑和修葺工程,应该积累了很多经验,要不要再去找觉慧仔细探讨一下呢?…想想那天夜里自己在她面前的情表白以及她的冷漠反应,李鸿举又有些犹豫。

  临近中午,李鸿举终于咬咬牙,自己开车去了莲花山。上了山,他把车停在了山半的停车场,徒步往青云寺走去。正走着,远远地发现前面的山坡路上下来两个人,一个一身灰,一个一身黄。稍近些看出,一个是着灰色直裰的尼姑,一个是着黄褊衫的和尚。两个人肯定都很年轻,因为他们一路走一路蹦蹦跳跳。小和尚拿着一把扫帚,对小尼姑说了句什么,小尼姑抢过扫帚拍了小和尚一下,扔下扫帚便跑。小和尚随后紧追。山路七拐八弯,时有壁立的山石和杂沓的树木挡住视线,他们追着跑着,在一块巨大的山岩后面消失了。李鸿举摇头笑笑,继续往上走,到了那块岩石前,与突然跑出来的小尼姑差点撞上。李鸿举一眼认出,小尼姑居然是青云寺的妙言。

  妙言一见李鸿举“哎哟”一声,脸上顿时飞起一片红云。

  李鸿举竖起右手掌打了个问讯:“小师父,您好!”妙言红着脸说:“这不是李市长嘛!”

  那个小和尚从岩石后转出来,怔了一下,扭头便往回走,一面用扫帚清扫着石板路上的垃圾。

  “你们这是…在保洁?”李鸿举问道。

  “噢…不,他在保洁,我要下山去。”妙言偷看一眼远去的小和尚,脸越发红了。

  李鸿举装作什么也没看见,看着四周的景致,一派悠闲地说:“那你忙去吧,再见!”

  “再见!”妙言往山下走了几步,回头问了一句“李市长,您是要找我们觉慧法师吧?”

  李鸿举停住脚步,笑笑说:“就算是吧。”

  “觉慧法师不在寺里,我们寺要全盘粉刷一下,她带着人下山采购涂料去了。”妙言说“刚才来电话说,带去的钱不够,我下山就是给她们送钱去。”

  “是嘛。”李鸿举踟蹰着,一时拿不定主意还上不上山了。

  “要不这样,”妙言提议“我知道法师现在在哪儿,我带您去找她呗?”

  李鸿举沉了一下,说:“也好,那就谢谢小师父了!”

  “应该的嘛!其实我还想谢您呢。”妙言俏笑了一下说“我知道您有车,我可以搭您的车,省得挤公汽儿了!”

  李鸿举想说:你出家前,一定是个鬼丫头!忽然意识到彼此的身份,话到嘴边咽了回去。又觉得和一个小尼姑并肩而行不伦不类,说要把车从车场提出来,快走了几步,与妙言拉开了距离。

  二人上了车,妙言坐在副驾驶位置上。车开动起来,妙言嘟囔了一句:“这天儿太热了!”似乎不经意地将偏大襟的直裰扯开了一点儿。李鸿举通过眼睛的余光发现,妙言的部本来就丰出类,经这一扯,出了脖颈下一抹雪白的脯和一道幽深的沟。李鸿举打开了车内冷气,说:“这回凉快了吧?”

  妙言笑笑,斜了李鸿举一眼,说了声谢谢,直裰的衣领仍然半敞着,随着车身晃来晃去,两坨半掩半,像刚出锅的豆腐似的颤颤巍巍。李鸿举未动声,心里却为之一酸,想:这样一个不甘寂寞的女孩子,为什么要遁入空门呢?同时他又想起当年的林云,也有一对傲人的双峰,而如今的觉慧不知用了什么物件,将那个部位勒得一溜儿扁平。

  “李市长,”沉默了好一会儿,妙言先说话了“您和我们觉慧法师很吧?”

  李鸿举怔了一下,随即笑道:“怎么说呢?工作关系,我和莲花山所有寺庙的法师、道观的道长都比较。”

  妙言说:“那不一样吧?”

  李鸿举说:“有什么不一样的?”

  妙言说:“您一上莲花山就找觉慧法师,为什么不找其他法师和道长呢?”

  “这个嘛…”李鸿举沉着,忽然觉得被一个小尼姑审问有点辱,沉声说“这也是工作关系。怎么,你在监视你们法师?”

  “不敢不敢!”妙言竖起五白的手指摇了摇,转过头看定李鸿举,诡笑着说“其实我是在监视您!”

  李鸿举大惊,下意识地一踩刹车,车猛地停下了:“什么?你监视我!”

  妙言娇嗔地说:“哎呀,瞧您!开个玩笑啦!我知道您在和觉慧法师研究重建隆光寺的事,我说监视您,不过是想知道隆光寺啥时候能建起来?”

  李鸿举说:“你关心这个干吗?”

  妙言说:“我在山里待腻了,如果重建隆光寺,我想转到那儿去。”说着,撒娇地嘟起嘴儿,将一只手搭在李鸿举的大腿上,了几下“李市长,帮帮忙嘛!隆光寺一重建,把我调过去,行不?”

  李鸿举说:“这个…好像不归我管。”

  妙言不依不饶,继续着李鸿举的大腿,说:“大市长不许骗人!我知道,全市的旅游业都归您管,调转一个小尼姑,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李鸿举说:“哪儿那么简单?不过,我尽力吧。”说着,拿开妙言按在他大腿上的手,重新驱车上路,眼睛盯着前方警告妙言“马上要进市区了,城里车多人多,不要跟我说话,分散了注意力要出事的!”

  妙言一撇嘴,哼了一声不言语了。

  在一家建筑材料经销店门前,李鸿举见到了觉慧。觉慧正在与几个年轻的尼姑、和尚往车上搬运各种颜色的涂料桶。觉慧穿了一套银灰色缎子料的练功服,间系着黑色的丝绦,劳作间,身手敏捷,十分干,如果不是头上戴着尼姑帽,看不出是出家人。妙言跑过去拉拉觉慧的衣角,觉慧扭过头来,看见了李鸿举。她对妙言代了几句,掏出纸巾擦着汗,朝李鸿举走过来。

  “有事吗?”觉慧在李鸿举面前朝气蓬、亭亭玉立。

  “还是隆光寺的事,想再跟你谈谈。”李鸿举低下头,竭力不看她的部。他猜对了,觉慧平时的确是用什么东西限制住了它们,而今天稍作解放,它们便骄傲地立起来,并且随着主人的走动跃跃出。

  觉慧四周看看,一指马路对面的一家茶馆,说:“到那里去坐坐吧。”

  李鸿举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说:“我们俩…去那里…方便吗?”

  觉慧淡然一笑,说:“随缘吧。”说罢,率先走过去。

  进了茶馆,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李鸿举抢先点了茶,并要了几份干果和素油茶点。

  觉慧下尼姑帽,出了平素的青白头皮,但是,白如玉的瓜子脸,含悲悯之光的一双秀目,天然的娥眉,天然的红拔俏丽的鼻子,同样拔圆润的玉颈,构成了一种超凡脱俗的圣女之美。茶馆里的茶客们全都直勾勾地看过来。

  李鸿举窘迫得直冒汗。觉慧却端然正坐,不为所动。

  侍者送上茶来,对李鸿举说:“先生,对不起,您要的素油点心我们这儿没有。”

  李鸿举说:“麻烦你去莲花斋素食店帮我买一些,好不好?”

  “别麻烦了。”觉慧对侍者说“有什么上什么吧。”

  侍者答应着走开了。李鸿举很过意不去地说:“他们这儿的茶点里面都有牛油或者猪油,你要吃了可就破戒了!”

  觉慧笑道:“我说了,随缘嘛!台湾的净空法师讲过一个故事,说有几个人请一位高僧吃饭,习惯地点了一桌子鸭鱼,突然想起高僧是茹素的,大家都很难堪。但是这位高僧拿起筷子就吃。结果这几个人十分感动,因为高僧这一举动,让他们发现佛教原来是这样的平易随和!其实这位高僧的举动体现了一个佛理,那就是慈悲为本,方便为门!”

  李鸿举听傻了,说:“想起来了,想起来了,电影《少林寺》里就有那么一句话嘛,说‘酒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是不是这意思?”

  觉慧沉着说:“差不多吧。”

  李鸿举兴奋起来“既然这样,哪天我请你喝酒,可以吧?”

  觉慧摇摇头说:“刻意地要做什么,那就不是随缘了,就是破戒了!再说你知道,我不会喝酒。”

  李鸿举说:“可你喝过。忘了毕业时,几个最要好的同学聚餐,你喝到啥程度了?吐了我一身!我背着你,你还大吵大叫的,程波在后面托着你腿,好不容易才把你送回去。”

  觉慧难为情地笑笑,说:“那好像是我前生的事了!”

  “对了,程波你还记得吧?”李鸿举说“前两天他还跟我打听你…”“我们已经通过电话了。”觉慧平静地说“他说听你说的我在青云寺,电话直接打到了寺院庶务处。”

  李鸿举问:“他都说什么了?”

  觉慧反问:“你想他能说什么?”

  李鸿举苦下脸,静默了一会儿,左右看看,隔着茶桌探过头去,低声说了一句:“今天你可太美了!”

  觉慧的脸一红,低头念了一句:“阿弥陀佛!”面容随即冷下来,正道“说说你要说的事吧。”

  李鸿举叹了口气,说了声对不起,整理了一下思绪,把近几天发生的事情,包括程波的担心和自己的思考,对觉慧讲了一遍。

  觉慧思索有顷,说:“没想到这件事会这么顺利地就定下来了。虽说重建隆光寺耗资巨大,但如果有社会的捐助,也是功德一件!估计你说的那个台商是位一心向佛的人士,能在重建寺庙上投入五千万的资金,足见诚心!”

  李鸿举说:“是啊。这位孙悟空小时候就做了跳墙和尚,虽然没有出家,但作为俗家弟子,这么多年一直诚心礼佛,多有善举。这一次,除了准备投资重建隆光寺,他还答应捐资修建卧龙儿童聋哑学校。听他助手说,他有一个专门的账户,每年都注入资金,用作慈善事业!”

  “我佛慈悲!”觉慧感叹了一句,接着说“既然这项工程由你负责,我想你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怎样使这份善款得到善用,不要生出什么枝节!现在社会上的不良风气已经刮进了佛门,在我参与过的寺庙建设中,曾经出现过一些官商勾结、借机敛财的事。虽说佛法无边,人还是要长一双慧眼!”

  李鸿举颔首称是“我也在考虑,有些人在重建隆光寺问题上,态度为什么那么积极?难道真像他们声称的那样,为了发展旅游事业和文化产业,为了树立卧龙的文化形象,提升卧龙的知名度?我看未必,至少不全是!所以这些天,司马迁的那句名言老在我耳边轰轰作响,‘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觉慧慨叹:“是啊,一个利字,蒙昧了多少人心!…”话没说完,她突然警觉地扭头看向窗外。

  瞬间,李鸿举也发现窗外有人刚刚迅速地离开。他看着觉慧问:“那是谁呀?”

  “肯定是妙言。”觉慧说“就是带你来找我的那个小尼。”

  “我认识。”李鸿举说“我怎么感觉这个小尼姑…不大正常!”

  觉慧叹道:“一切皆由自而生,佛门也非清净之地啊!就说这个妙言吧,出家前是个天真的女孩子,高三时,因为追星影响了学业,甚至走火入魔,拼了命地要去香港,向一位歌星求爱。父母百般劝诫无效,只好将她关在家里。她趁父母不备,逃出来真的去了香港。因为身上没有钱便起了盗心,在首饰店偷金项链时被当场抓住。后来被警方押送回来,父母气坏了,说要与她断绝父女、母女关系。她万念俱灰,一咬牙进了青云寺。只是人在这里,心却不知在何处!…唉,自,何福可救!”

  李鸿举自嘲地摇头笑笑,说:“我也够的,所以无可救药!”

  觉慧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鸿举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老想见你吗?我心里的压力太大了,来自领导的、家庭的、工作的、生活的,还有一些是自己内心的不清静。时常会感到不过气来。别笑话我,也就是在你面前,跟你说说话,我这心里才敞亮一点儿!”

  “我理解。”觉慧说“不说佛家的话,就拿我们大学时学过的心理学来说,我认为你的压力完全可以自解。两个字——放松!玄奘取经一路九九八十一难,如果心理素质不好,随便一难就可能让他功亏一篑!”

  李鸿举叹道:“理是这么个理,实际做起来,谈何容易呀!”

  觉慧盯住他看了好一会儿,仿佛要为他注入一种定力,说:“知道六祖慧能那句名言吧?不是风动,不是幡动,是心动!反过来说,心不动,风动幡动又当如何?关于隆光寺重建工程,我给你一个建议,八个字——不,以静制动!”<官戒> WwW.EfUxS.Com
上一章   官戒   下一章 ( 没有了 )
得失官魅码头王执法检查官场人·红粉国家脊梁绝对机密公考的那些日权力:书记工女招商办主任
恶妇小说网将于第一时间更新唐大伟的小说《官戒》第七章出山免费阅读,提供笔趣阁官戒无删全文阅读,官戒笔趣阁TXT全集免费下载,恶妇小说网是官戒免费阅读首选之站,官戒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官戒全文阅读。